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火人的狩猎营

——有关电影、特效、设计与生活的象牙塔

 
 
 

日志

 
 

【引用】文鸡起舞  

2012-05-04 18:50:42|  分类: 其他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本文转载自李红豪《文鸡起舞》

本文转自李红豪的博客,版权归属原作者所有。文章相当好玩,在下面谈论到的事情中我和原作者的观点完全一样,因此特地转过来和大家分享。

       此文乃2012年写的第一篇文章。之前一直没有写,主要原因是新年来一直在写小说,现在已经快竣工了。埋头码字的这几个月,发生了很多好玩的事情,比如说日本人在武汉丢车子的事,网上议论纷纷。这事刚发生时还觉得比较有意思,可是后来听说车子找到了。听到这我就没兴趣了,因为可以确定那车子不是武汉小偷偷的,武汉的小偷没有这么次的水平,偷了还能让你找回来。如果真是武汉小偷出马,那小日本找警察是绝对没用的,唯一的办法是去印五千张广告单,上书“拿二十张苍井空的盘子换我的自行车”,期待小偷来联系你。万一小偷是个女的,那你的车子彻底石沉大海了。大家别不信,我初中时候三辆车子全是女小偷偷的,公安局说他们会调查的,让我等等。这一等就是七八年。小偷厉害吧。

       最近大家也在讨论杜甫很忙的事情。其实杜甫从我们小时候就开始忙了,只是工作量没有现在这么大,我们小时候的杜甫顶多是抽根烟, 现在又要骑摩托,又要打篮球,还要和美女缠绵,体力确实是个问题。这件事的亮点是,某正派大人物站出来说,杜甫精神是我们的民族之光,不能诋毁杜甫的形象。他还说,如果有人恶搞杜甫,恶意丑化杜甫的形象,说明他是无知的、浅薄的、低俗的。我已经很久没有吐槽中国教育了,作为曾经的杜甫整容团队的成员之一,我表示这位站在中国教育一方的大人,没有资格这么说。杜甫精神就是关心民生疾苦,为底层人民说话,今天的中国教育以及中国的统治者,他们才是毁掉杜甫精神的人,所以他们没有资格说别人。同理,我们官方天天要求日本正视历史也是没有资格的,因为他们自己从来不敢正视自己的历史。大庇天下寒士俱欢颜,这是杜甫千年前的梦想,可是到今天,这个梦想都没有完全实现。所以,真正无知的、浅薄的、低俗的,不是别人。

       对这些教育和社会的问题,现在已经接近麻木。现在每发生一件事情,总觉得这事以前发生过,准确说是以前经常发生过。在我们这里,想当一个不朽的时评作者是很容易的,因为时评所评之事一直在重复发生,随便一篇文章,放诸四时皆准,现象循环不灭,作者自然不朽。我突然想到,似乎整个中国文学的不朽也是这个原因,因为整个中国历史也就是王朝的循环,简单概括就是揭竿而起——胜者为王—— 一家天下——生民涂炭——揭竿而起……历史和老百姓有关的从来只有“涂炭”二字,直到今天,我们的百姓依然在涂炭,从来没涂过粉。所以波普尔才说,政治斗争这类完全不涉及真正的人类生活的东西在历史的长河中是幼稚可笑的,人们却把它当成历史的重点在研究,而那些被遗忘的平民百姓,他们每个人的哀乐和苦难才是人类历史的真正内容。而在今天,中国人又是人类族群里最苦逼的一批,三阵春风已经几乎绿了整个世界,唯独我们这么大一片地方,被各种高端的主义和思想阻挡得密不透风。与此同时,那些幼稚可笑的政治斗争却始终没停过,时而涛声震天,时而平声静气,时而不温不火,时而枪林弹雨,真可谓强中自有强中手,只可惜佳人薄命,春光易逝,令人叹息。

       写时评的目的是为了用良知来改变现实,但结果经常是相反的,很多本来有良知的人被现实逼得失了身,如现在的某些散文家、科学家等,这种现象的贴吧术语叫做节操被狗吃了(专家说,那不是狗,是狼)。关键是,这些人里面雄性居多,雄性失身是痛苦的事情,术语叫做菊花残。而这些人却身残志坚,不坠舔菊之志,也算是个裂士。在最需要改革的时候,他们站在桥头告诉路人,从下面摸着石头走吧。路人下去以后,他们把家属从桥上送了过去。每当主人需要的时候,他们便在桥头忠实地站岗。而个别裂士更是坚强,他们不顾疼痛,到处游走演讲,告诉大家桥那头的危险和黑暗。这时有个人站出来,告诉大家桥那边其实很美好。他只是随便说了说,这些裂士便站出来咬人,要消灭他,可是他们从来不说自己在咬人。我给这批人起了个名字叫文鸡,意思是为先进文化服务的男鸡。此为成语“文鸡起舞”的来历。

       以上是我对方韩之争的一点想法。

       另外我总是能看到一种现象,一种比这些裂士更可悲的现象。每当春风往里吹的时候,他们会告诉大家,风里有氯气,按现在的话来说就是风里有可口可乐。很多人便相信了,这里面有老人、中年人,关键是,还有年轻人。有时候,你表达了一下对春风的向往,这些老年人、中年人便会站起来告诉你,你太偏激了。关键是,那些和你同龄的年轻人也会站起来,他们会以胜者的姿态和鄙视的语气告诉你,你太偏激了。

       最后我想说,这个时代到底是什么样,有没有文鸡们说的那么盛世太平,只需要去城市以外的地方看看就知道了。我刚才之所以敢说杜甫千年前的梦想至今还没实现,是因为我相信我看到的事情。我之所以对波普尔的话有强烈共鸣,也是因为我看到的事情。我前几天又去了一次农村,还是我一年前去支教的地方。这次我看到了很多去年没看到的事情。我在村子里看到了一个流浪的老汉,他捡了很多东西抱回家。他的家就是一个茅草屋,风一吹,两块房顶就没了,下雨的时候,那屋子就和没有一样。看到那个老人和他的屋子,我眼泪都掉下来了,我当时就想起了我的屋子。我房间里的空调是十年前装的,只有制冷效果,每到冬天我屋子里都很冷,我常跟我妈抱怨,当初怎么不买个好点的空调。

  评论这张
 
阅读(14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